浮生记(一)

本着开坑不填瞎咕咕的原则,开始写了这个系列。你也知道的,摸鱼是挺快乐的一件事。这个系列主要记录和自己有关的事吧,名字就定为《浮生记》好了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321 天前,最后修改于 148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本着开坑不填瞎咕咕的原则,开始写了这个系列。你也知道的,摸鱼是挺快乐的一件事。这个系列主要记录和自己有关的事吧,名字就定为《浮生记》好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抄的《浮生六记》。跌跌撞撞活了这么多年,也想写点东西记录一下人生。这不是日记,正经人谁写日记啊,姜文这句话我深以为然。虽然我不写日记,但是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文章是不可能有逻辑的,这辈子不可能有的。从小就文笔稀烂,靠着作文书上的经典的作文来写作的自己真的很难说写点什么原创的好东西,还记得从小的语文老师似乎只有小学的老师最讨厌,每次都要批评我拼音非常差,班级里大家的语文都是90多,只有我是70多,还老写错别字,虽然现在也是,打字用拼音一塌糊涂,但是现在的智能输入已经非常方便,即使你输入的前后鼻音全是错的,基本也能按照配合猜出来个大概。所以,技术往往不是为了那些有能力的人改进的,决定木桶盛水的往往是最短板,我是觉得不错的。至少我们还有福建人可以取笑,我的普通话还是没有问题的。说起语文老师,不得不说,初中时代的老师总是不讲正课,给我们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嗯,反正语文课听不听的也没什么区别,所以从来不在意老师讲什么。突然想到行文没有逻辑的锅可以甩给老师,完美,都是老师没有教的锅。到了高中还清晰的记得,高中语文老师从来不讲课外内容,只讲课内的课本,虽然我还是没听,但是高中课本选的文章倒是比初中强了不少。至今还记得高中语文课本是所有新书中最先翻看的,其他课本可能到毕业都不一定有一页一页看的待遇。

语文老师是所有老师里最好欺负的人了,我想这似乎和文学素养有关,看的书多的人往往不太容易生气,语文老师大多都是女老师,所以就更不容管理学生了。我就是不好管理的,虽然我从不捣蛋,但是也从不听课,也不写作业,还记得在老师查了好几次作业我用丢了作为借口之后,老师专门拿了全新的书给我,这次不敢再丢,但是还是不写。老师不想理我的主要原因可能是语文成绩不差,但是,你能找出一个语文成绩差的人吗?这大概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毕竟其实语文最大的得分来源就是作文,只要你不在作文里写什么反动言论,基本大家的成绩都差不多。如果你学我,顺路多抄点优秀作文,可能稳定的比不抄的同学高个5分,就五分,毕竟全抄这种事老师也能看出来,就不要太挑战老师了。

语文课从此大抵就变成了专门写其他课作业的时间,不想写作业的时候(基本就是所有的时候),会翻翻看一些闲书。那个时候的闲书比较少,《读者》,《意林》大抵就是所有的信息来源了。我觉得我看的闲书大多都在小时候看完了,各种简读版的世界名著基本都借着看的差不多了,虽然只有很少的故事情节和文字,但是和其他同学吹牛是够用了。这也就直接导致了我不想再看一次,拗口的翻译和复杂到不想看的人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知道故事情节也就失去了阅读乐趣。这就好比看推理小说觉得很不错,然后翻看直接告诉你凶手是谁,虽然阅读的意义不在于最后的结局,但是我知道结局为什么还要看过程呢?

虽然语文课是我相当喜欢的一门课,主要当然是为数不多不用听课还没人管的课堂。对于我而言,我最喜欢的就是物理这门学科了。“所谓物理,无非就是研究万物之理”对于中国古代而言,道无疑是这个世界运作的道理,而现在,则是爱因斯坦那个没有做完的梦—统一场理论。对于物理说实话,是我态度极为复杂的一门课。我从小就喜欢看星星,总觉得无尽的星空里隐藏着无穷无尽的东西,还记得第一次看科幻题材的内容时,真的被深深的震撼到了,原来世界的未来会是这样一种状态。还有以前中二的动漫总是开着巨大机器人的太空历险,嗯,果然男人的浪漫就是开高达,呵呵~还有对于宇宙,虫洞,外星人一直是各种离奇故事的主要背景,相信我,任何一个幻想开高达的孩子都无法拒绝这个诱惑。还记得小时候总有各种厚厚的世界未解之谜等着我去看,那也是我为数不多愿意看的大部头,顺路一提,还有长篇连载漫画和玄幻小说。那时候总觉得自己足够聪明,将来能提出来个震惊全世界的公式,彻底开启星际航行时代之类的梦,黑历史,都是黑历史。

然而,就和每一个从小立志要当科学家的孩子一样,长大了就会从事赚钱多的行业,这个世界还是太过于现实。加上其实我也不是什么聪明的孩子,也不适合从事纯粹理论的研究,最终也没能和物理粘上什么关系。还记得当霍金去世的那天,从朋友圈了解到之后,本来也想发个动态纪念一下自己曾经和同学探讨星际航行的可能性的回忆,想想还是太过于矫情,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也不想满朋友圈的纪念死者,还是没有发出去。只是莫名感慨,距离我上一次和人瞎扯宇宙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多久?
其实我不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环境也的确能影响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你也会做出不同的改变,这是妥协还是保护,我也说不清。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个问题,当你面对来自他人的评论时,你该怎么选择?大抵有三种途径,一种是彻底放弃自己,成为他人心目中的自己,为别人而活,另一种是坚持自我,拒不改正,还有夹在中间,两头为难的人。其实大家都会说漂亮话,我也是,肯定要坚持自我,别人说的话就随他去吧巴拉巴拉的废话。这种说法的好处有很多,第一是显得自己高尚,坚持自我,第二是正确,没有什么反人类的要求,第三,则是无用。一句正确无误的废话往往不如厕所里的纸,人与人真的可以互相理解吗?这个问题或许不会有答案的,面对和你生活环境,教育经历,人生经验完全不同的人,正确无误的废话或许是交流之间保持礼节的唯一途径。人类矛盾的对立往往来自了解的缺失。二元论的观点越来越多, 人们越来越希望这个世界上只有对和错,只有黑和白。说实在的,过去我总能和人侃侃而谈一些事,现在却不行了,并不是我表达能力的缺失,更多时候我在想,我说这些究竟有意义吗,在我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希望别人这样和我说吗,当你谈及这些的时候,你究竟是想去帮助他人,还是只是满足自己的表现欲?很多时候,我对于很多问题真的无感,我从没经历的故事,我完全不曾了解的人生,我真的有资格去说这些话吗?所以,话到嘴边,往往又沉默了。

对于人的三观,我觉的最逗的一句话就是你三观不正,三观这东西还有正不正的判断依据吗?请见谅我的主观唯心,我一直认为在不同环境,不同历史背景人总会做出一些不同的选择。在我的观点中,三观从来就没有什么正与不正的说法,如果你能说明什么样的三观叫做正,并且坚持不动摇,那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做领导的材料。

碎碎念了不少,也没啥想提到的,就算有,也不适合在这里说。本来想着单独取个题目,但是不符合“国色天香1号”这类标准命名法,不如就简单的按数字来吧。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