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记(二)

嗯,总觉得这个系列还能有2是一个奇迹,像我这么懒的人,能更新一个系列似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嗯,总觉得这个系列还能有2是一个奇迹,像我这么懒的人,能更新一个系列似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回顾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感觉其实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总的来说,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虽然都在北京,但是学校层级的降低带来的一些硬件不如意总让我有种淡淡的忧伤。譬如宿舍离学校有一站地铁那么远,走路要走半个多小时,只有一个大浴室而不是每层楼一个,大浴室没有隔间,大家“赤裸相见”。还有极其不合理的洗澡时间,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周六还不开放,等到我回宿舍的时候,基本就没有洗澡的时间了。还有很多很多,莫名有点怀念之前的学校。

不得不说我的性格和人生经历有关,我似乎并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失败,人生的各个阶段虽说并没有达到最优秀,但是也还是算过的去。总觉得很多东西只要自己努努力就能够到,也不想付出太多的努力。总觉得自己和老头子一样,为人不争不抢,可以说很“佛系”了。失败是一个人必须要经历的,从挫折中快速成长才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但是很可惜,我都没有。有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发着同样的呆,看着同一片天,只是雾霾大了一点。不得不说,大学四年过的真的很失败。

暑假开始做字幕翻译,本来计划暑假把46集翻译完成,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暑假结束也只翻译了5集,而且开学之后校对还跑路了,结果电脑里攒着好几集的稿子等待校对。嗯,看吧,什么时间找到校对再继续翻译吧。这或许是我目前想做下去的系列吧,总觉得之前太过悠闲,没有失去什么,也没有得到什么。或许没有进步就是最大的退步吧,我也不知道。之前还想剪辑视频来着,但是发现缺素材以及很好的题材,所以也放下不管了。但愿自己还有时间能捡起来。

开学之后其实发现自己的数理基础并不是一般的差,别人轻轻松松能结出的方程,但是我却要看很久
。还是需要恶补数学基础的,虽然说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是个相近专业,但是我还是有很多的东西要看,有很多的课要补,毕竟自己以前是计划从事计算机图像学(机器视觉)方向的,结果现在跑去和激光“缠绵”了。默默用《生活大爆炸》里的lenoard来安慰自己,毕竟他其实做激光也做得比较多,强行找关系。

总觉的最近物欲比较膨胀,老想着买东西。想买surface看文献,想买mac做视频和建模,想买奥林巴斯的相机,想买铃木的口琴(虽然还不会吹,但是真的好看),最近《死亡笔记》出了周边,L的周边看起来还不错挺想要,还想买降噪耳机,想买全《牛津通识读本》全套,想买自行车,想买的东西太多太多,可惜手里没有钱,忽然觉得世界上还是有圣诞老人比较好,我还可以厚着脸皮把袜子放在床头,里面放着礼物清单,期望圣诞老人送来我想要的东西,可惜,白日梦总是时间比较短。就像《围城》一样,我羡慕已经工作的同学可以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他们觉得我还能在学校上课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大家都能看到别人的幸福,却总是习惯忽视背后的苦楚。毕竟,说句恭喜多省事,分担悲伤却还要花时间,人生多难,还是各过各的好。

最近上课的老师总爱聊一些电视台不让播的内容,总觉的挺有趣的。不同人的经历会导致对同一事件的描述出现差异。举个简单的“栗子”:
1.年轻人当众殴打老人
2.女子遛狗不拴绳,咬伤他人被当众殴打
3.市委书记夫人出门遭袭
4.农民工被贵妇人放狗咬伤
看似是不同的事件,但其实是同一件事情,媒体人总爱从中提炼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大家也爱看自己想看的事情,至于事件的真相,就如同罗生门一样,谁会在意呢?正如《身份危机》里想说的一样:“蝙蝠侠只知道自己想知道的,超人只听他想听到的”。看过《1984》和《动物庄园》之后,联想一下《黑镜》第三季的第一集,加上斯诺登曝光的“棱镜”计划,以及英国脱欧过程和特朗普当选过程中数据分析公司和个人隐私的大幅滥用,我觉得世界越来越魔幻了。最近人脸识别越来越广泛的应用,我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想起两句话,李彦宏说过的“中国人愿意用隐私交换便利”以及“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这是个世界性的问题,政府对于安全的考量和民众对于个人隐私的保护究竟该如何平衡?只有被关进笼子里的权力才是有用的,只是有些人看不见也不想看见。“自由及奴役”“不自由就是最大的自由”,嗯,公民。

“Life is a joke”,小丑可能是我目前最想看的电影了。

joker
joker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