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电影-《batman vs superman》

扎克导演对于画面的把握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包括慢镜头的应用,蒙太奇手法与不断闪现的回忆,的确是独特的镜头艺术。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11 天前,最后修改于 148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关于导演

扎克·施耐德导演的电影,往往以其独特的艺术画面为人们所喜欢剧情我就不讨论了,玛莎梗真的无感扎克·施耐德最早是学习美术的,所以他所执导的各种电影都有很明显的艺术特点,油画画风带给人们的往往都是一种厚重,压抑,严肃的画风,这一点也是被大家吐槽的黑暗画风的问题。阿兰·摩尔的《守望者》被扎导搬上荧幕的时候,和漫画里各种鲜艳的色调不同,扎克导演特地采用了冷色调作为电影的主基调,我尤其喜欢电影中笑匠死的时候染血的微笑徽章和最后番茄酱和衣服上笑脸的前后对应,还有夜宵一代在面对匪徒时,过去与现在交相辉映所带来的英雄迟暮的感觉。所以不得不说,扎克导演对于画面的把握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包括慢镜头的应用,蒙太奇手法与不断闪现的回忆,的确是独特的镜头艺术。

油画隐喻

关于batman vs superman中的故事隐喻,这个视频里都介绍了,如果你没有科学上网的条件或者英文不过关,也可看这个柚子字幕组的翻译版本或者我接下来的图片解析。

九天
九天

古斯塔夫·多雷
Empyrean-天堂 ,这是但丁在《神曲》天堂篇中插图
empyrean是上帝的所住的地方,在最高天堂的Empyrean中,但丁被显示了上帝的居所。它以巨大的玫瑰的形式出现,其中的花瓣容纳了忠实的灵魂。在中心周围,天使像蜜蜂一样飞翔着围绕着中心。但丁在看到上帝时电光一闪,上帝便消失不见了神曲到此结束。

但丁原文:

So, in the shape of that white Rose, the holy
legion has shown to me -- the host that Christ,
with His own blood, had taken as His bride.
The other host, which, flying, sees and sings
the glory of the One who draws its love,
and that goodness which granted it such glory,
just like a swarm of bees that, at one moment,
enters the flowers and, at another, turns
back to that labor which yields such sweet savor,
descended into that vast flower graced
with many petals, then again rose up
to the eternal dwelling of its love.

本画面出现在蝙蝠侠父母的葬礼上,当布鲁斯·韦恩跌落于洞穴之中,蝙蝠从洞穴中飞出,将布鲁斯·韦恩带出洞穴,这也意味着蝙蝠侠的诞生,此后画面一转,也如同但丁一样,蝙蝠侠越过九重天堂见到了上帝,但是上帝却消失不见了。


入浴
入浴

阿弗雷德·史蒂文斯(Alfred Stevens )是19世纪后半期巴黎最著名艺术家之一。他笔下的优美、具有迷惑力的女性作品引起了当时公众的骚动。艺术家在当代女性绘画方面占有一席之地,并注重华丽有质感的服装和奢华服饰等方面。这副画也是他流传于世的作品中为数不多的不穿衣服的画,所以,我也不知道表达了啥。

ps:这里我觉得有很多牵强之处,但是从构图而言的确很像,所以也写了出来。


失乐园
失乐园

古斯塔夫·多雷
《失乐园》的插图,电影中为魔改版
这里是天使迈克尔抛弃所有的堕落天使,天使堕落之后就变成了恶魔。
Him the Almighty Power
Hurld headlong flaming from th’ Ethereal Skie.
原文
本画面出自议员访问雷克斯·卢瑟的住处,卢瑟提议修改自己父亲房间的一个物品,将倒挂的画放正。

the divils don`t come from hell beneath us.
No,they come from the sky.

恶魔不是从地下冒出,他们都来自天上。这里算是个双关,一方可以说超人是从天空来的恶魔,另一方面也可以是达克赛德的出现埋下伏笔。

超人如同天使或者神,他的出现对于人类而言意味这什么?对于卢瑟来说,超人就是堕落的恶魔,“神”是不会关心人类的,如同丝鬼二代之于曼哈顿博士,路易斯之于超人,这或许是他们和人类之间唯一的关系纽带了。对于“神”而言,人类太过脆弱和无助,在面临人类无法挽救的灾难时,我们该怎么办?是求助于外在力量如同超人的施舍和怜悯,还是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这是卢瑟思考的问题,而他给出的答案是:神不过是力量强大的人,人类不需要神。


恐怖的平衡
恐怖的平衡

克里昂·彼得森 Cleon Peterson。1973年出生于美国西雅图,从艺术中心设计学院与克兰布鲁克艺术学院获得艺术学位。Peterson的作品描绘了一个让人痛苦的世界,杀人、伤害、强奸都是这个世界的构成元素。他所绘制的黑白作品独具特色,包含了丰富的故事与剧情,总能抓住观众的眼球。

这是超人和蝙蝠侠第一次面对面交流时背后的画面,画面中出现了大量暴力画面,意味着蝙蝠侠和超人此时的心态,一种诡异的平衡,超人面对蝙蝠侠的做法不理解,而蝙蝠侠对于超人高高在上的态度,对于战斗中普通民众的生命不管不顾的做法不满。两者无论谁最后战胜了谁,背后的画面就是大都会和哥谭的命运。


耶稣受难
耶稣受难

耶稣受难
安德里亚·满泰尼亚意大利画家(1343 - 1377)
米迦勒和撒旦
米迦勒和撒旦

米迦勒和撒旦
卢卡·焦尔达诺(Luca Giordano,1634年10月18日 - 1705年1月12日),意大利画家。

这里两幅画面均采用蝙蝠侠作为第一人,意味着此时蝙蝠侠作为耶稣,而超人作为撒旦。前一幅图所描绘的画面是蝙蝠侠平行宇宙的故事,讲述超人统治世界,蝙蝠侠作为反抗军首领与之抗争的故事。而后一幅画面则是描述米迦勒斩杀撒旦的场景。
蝙蝠侠此时已经被卢瑟所蛊惑,彻底的将执法者和立法者统一了起来,企图杀掉超人。


拿破仑
拿破仑

拿破仑
法国传奇将军,用以表现卢瑟的自负

卢瑟是传统的人类至上主义者,对于超人的态度也和蝙蝠侠不同。卢瑟的自负被超人打破,拥有绝对知识却无法拥有绝对力量,这是卢瑟痛恨超人的地方,对于蝙蝠侠而言,虽然相信超人是正义的象征,但是对超人则是一直防备其被人利用的可能性。《守望者》里的法老王和夜宵二代也是这个态度,曼哈顿博士能拦截核弹,但是如果只能拦截99%,那么剩下的也会对人类造成绝对的伤害。


耶稣背负十字架
耶稣背负十字架

耶稣背负十字架
马修·詹姆斯·柯林斯(matthew james collins)
下十字架
下十字架

下十字架
彼得·保罗·鲁本斯
(1577年6月28日~1640年5月30日),教名伯多禄·保禄·鲁宾斯,十七世纪佛兰德斯画家,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外交使节。鲁本斯是佛兰德斯画家,是巴洛克画派早期的代表人物。
哀悼基督
哀悼基督

哀悼基督
杨·利文斯
(Jan Lievens 1607-1674)是与伦勃朗同时期的荷兰油画家。
创世纪
创世纪

创世纪
米开朗琪罗
这里作者又将超人作为耶稣,超人的死亡象征着罪的救赎,无论是蝙蝠侠,卢瑟还是所有的人类,作者借助超人之死表现超人就是救世主,就是耶稣,耶稣的死亡是为人类赎罪(卢瑟由于自负创造了毁灭日)妥妥的大超粉厚重而庄严的画面为超人的离去打上了庄严的氛围。

杂谈

说实话,抛去让人在意的玛莎梗,我对这部电影的评价是画面满分,剧情8分,私货0分。这部电影中夹带者作者大量的私活和宗教特色,这完全不是一部商业片应该做的,而且这更不是一部旨在服务全球观众的作品,故事中充斥这大量的基督,撒旦等宗教符号,尤其是超人从神到撒旦到耶稣的转变,满满的宗教特点。这和利用宗教元素进行创作不同例如《康斯坦丁》,对于其他观众极端不友好,我甚至觉得导演就是拍给自己看的,票房不扑街才鬼了,别说导演剪辑版,救不了的

故事中有这样一段:宴会上突然窜出一个人告诉神奇女侠找到了传说中的亚历山大之剑,然后领着女侠去看,蝙蝠侠告诉女侠这是假的,女侠淡淡的表示自己知道。这一段对应的是亚历山大之剑斩断戈迪亚斯之结。

这里的亚历山大就是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323年冬天,亚历山大帝进兵亚细亚,军队抵达达弗吉尼亚城。弗吉尼亚城有个著名的预言:几百年前,戈迪亚斯王在他的牛车上系了一个极其复杂的绳结,他发出预言,如果有谁能解开这个绳结,他就会成为亚细亚王。但这个绳结极其复杂,几百年来都没有人能解开。即便是亚历山大也一样无法下手。随后他灵机一动,拔出佩剑把绳结砍断,从另一种意义上解开了绳结。

是不是觉得这里很突兀,其实因为卢瑟漫画中用过:Alexander Joseph Luthor(亚历山大·乔瑟夫·卢瑟)这个名字,所以在此设计了这个梗,意味着卢瑟就是解决超人问题的亚历山大之剑。相信我,如果不看相关资料,你绝对不好理解这一段

其实超蝙大战最好讲,也最重要的核心在于超人。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个来自氪星的外星人?更进一步再去探讨关于一个超脱于人类的存在,一个远超于人类强大的存在,我们究竟该如何去对待它?这个问题导演最早在《守望者》中就有过体现,超蝙大战进一步将其与宗教联系起来,只不过真的没设计好。神性与人性一直是超人和蝙蝠侠漫画探讨的问题,一个想变成人的神和一个想成为神的人,两者究竟谁对谁错,漫画编辑们曾给出过不同的答案,扎导通过电影表达了他的想法,超人一直只是一个堪萨斯的农民,只想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所以在最后如同耶稣一样,原谅所有人的罪,并再次拯救了世人。

面对外星人入侵,你选择反抗还是投降?我觉得大家都会选择反抗,但是面对友善帮助的外星人呢?我想如果有一天,有人真的变成如同超人一样的存在,我们该怎么办,是如同卢瑟一样坚定的认为人类至上,否定或者屠杀他,还是如同布鲁斯一样怀疑并做好最坏的打算,还是如同路易斯一样接受和信任?这个问题会有正确答案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欢蝙蝠侠。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